MOOC时代下高校自考应定好自己的地位

发表时间:2019-08-02 18:05

(一)徘徊于“考”与“教”

  从专业考试评价机构所发挥的作用来看,高等教育本身在结构上呈现分化的趋势,评价主体与招生主体(教育主体)应该相对独立与分离,评价者不承担教育职能,招生者也不必钻研测量技术。自学考试在这一点上恰恰相反,它既是教育形式,又是考试制度,强调“以考促学”。这种制度设计在高等教育资源极度匮乏的年代,作用巨大,用最少的代价实现了最大的目标,为国家造就了数以千万计的高素质劳动者。但随着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这种设计的局限性逐渐显现,教育形式兼考试制度令自学考试无法厘清“教育”和“考试”的关系。一边要倡导和落实“教考分离”,一边又要论证“以考促学”和助学的必要性,这其实是做不到的。在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当下,自学考试要想继续承载以考试制度的形式完成高等教育的目标,恐怕需要先回答两个问题,一是还有多大的必要性,二是怎样坚守品质。

  考试大纲和统编教材是自学考试制度中个人自学的主要工具,也是国家考试、社会助学的重要依据。其中,大纲属于国家文件性质,命题和助学都以之为据。命题不能超纲,试题的深度与广度不能超过大纲考核知识点以及考核层次方面的要求。遗憾的是,在现实中,教材却变相成为了命题者编制试题的来源,“扒教材”成了命制自考试题的主要方式,从而有了自考即为应试之诘。这样做带来的后果是:一、考生往往死抠教材,死记硬背应付考试;二、考生的学习质量容易受到教材质量的限制。自学考试是否要继续像以往那样编写指定教材,值得进一步商榷。以往自考编写教材是因为制度建立之初,高等教育资源匮乏,学习者找不到可以学习的材料,一本教材就是他可以找到的关于这个领域最权威也是最全面的学习资料了,教材起到的作用就是教育过程的全部。时至今日,已步入信息化时代,不仅纸质材料极大丰富,互联网也提供了一个无限的知识空间,对于知识的学习无处不在。自考教材的权威优势不再明显,单纯的书面阅读似乎已经无法满足学习者的需求。

  (二) 回归于“考”:转型为中立性考试,实现学习成果的互认与衔接

  自考落脚在“考”,奉行“以考促学”,通过考试激励学习,学生通过考试诊断学习效果,及时纠正学习方法,并最终完成学历教育。MOOC落脚于“教”,其特色在于完全免费提供课程,并提供学习互动平台,让学习者以最便捷的方式接触到最优质的教育资源。评价与认证是学习课程之外的一种选择,学习者可以选择只学不考(评价),也可以选择既学又考,并拿到学分与成绩。自学考试与MOOC的差异提醒我们,尽管自学考试的教育模式来自于特殊的历史阶段和需要,方式不是很“现代”,但通过考试获得认证或者学历的做法并没有过时。

  自考的价值在哪里?曾经在于补偿教育与补充教育,如今在于继续教育和终身教育。《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指出,要“大力发展非学历继续教育,稳步发展学历继续教育。……搭建终身学习‘立交桥’。促进各级各类教育纵向衔接、横向沟通,提供多次选择机会,满足个人多样化的学习和发展需要。……改革和完善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制度。建立继续教育学分积累与转换制度,实现不同类型学习成果的互认与衔接。”如果仍以目前的势头发展,MOOC将会成为未来继续教育与终身教育的重要载体与特征。MOOC时代呼唤那种可以提供通约学分的中立性评价考试的出现,而在我国,没有哪种评价机制比自学考试更适合承担这一职责了。无论从影响力和规模上,还是教育资源的积淀上,自考都更适合转变成为更具权威性的中立性考试。MOOC时代,自学考试的优势在于“考”,充分利用好MOOC平台,发挥自考的评价功能,打造权威的中立性考试机制,将成为自考应对MOOC冲击最有力的举措,也是让自考坚守高品质和高标准的有效途径。

  结语

  《中国教育报》2013年2月6日曾刊登过一篇名为《学生热捧国外网络课冲击了谁》的文章,文中的一句话发人深省——“我们是不是还在沿着夕阳工业结构的方向办教育?”自考综合改革是为让老树枝头开新花。该如何让自考与教育的信息化对接,该如何重新定位和定性这项教育制度,该如何让自考更好地服务继续教育和终身教育,都是值得思考的大问题,亟待决策者的高瞻远瞩。让自考回归“考”的本质,究竟是不是个高明的路子,就像MOOC的前途一样,尚不明朗,但至少提醒我们不应该让改革后的自考仍是在“沿着夕阳工业的方向办教育”。


声明:本站为考生提供重庆自考信息学习交流使用,非政府官方网站,官方信息以重庆教育考试院为准
返回首页:自考本科             郑重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