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招:培训变“赔训”的案例让高考落榜生再度受伤

发表时间:2019-07-26 09:41

2008年7月,高考落榜生张国宾在报纸上看到京津之间的某民航学院招收“空哥”的广告:“交5800元培训费,培训课程结束后,3个月内保证推荐安置工作。”

  张国宾和家里人商量之后,第二天就和母亲一起来到该民航学院准备报名。

  接待张国宾的人自称是该学院的招生代理,名叫宋新春。宋新春看到张国宾后赞不绝口,说张国宾自身条件优秀,经过3个月培训,肯定能登机工作。但必须一次性支付14万元的推荐安置费,如果不能登机工作,保证如数退还。

  张国宾犹豫了,因为高昂的学费和推荐费,对于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来说是个不小的负担。

  父母为圆儿子的“空哥”梦,拿出家里仅有的2万元积蓄,又四处奔波,向亲戚朋友借了近10万元钱。

  从2008年7月中旬到2009年年末,张国宾按照学校的安排,先后四次往返成都和北京两地之间,面试、复试、培训……在这期间又被收取了5900元的培训费。不算交给学校的近14万元培训费和推荐费,半年多的时间里,张国宾奔波两地之间花销的生活费和旅费就接近3万元。

  按照宋新春的承诺,张国宾培训后就能登机工作。但培训结束后,学员们却都未被安排工作。面对众多学员和家长的质疑,宋新春又说,某某省正在组建航空公司,手续很复杂,批航线需要很长时间,让大家再耐心等待。

  而更让张国宾意外的是,几个月后,招生代理宋新春不见踪影了。打手机,关机;和几个同学去位于廊坊和平路附近的他家里堵门,连他家人都见不到。这样,迟迟无法登机,学校的承诺无法兑现,该学校的资质及宋新春受到了家长和学员的质疑。

  为了能当上空哥,一年半以来,张国宾都奔波于全国各地面试、培训,学业已经荒废。尽管没有任何文凭在手的张国宾去了很多招聘会,可是用人单位压根就不会看上他这样“一无所有”的人,张国宾的自信心也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2010年4月22日下午,张国宾回到家中,将宋新春被警方抓获一事告诉了年迈的父亲张春峰,绝望的父亲因心脏病突发当即死亡。

  为了圆孩子一个“空哥”梦,张春峰30多平方米的房子内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为拿出那14万元推荐费,他们卖掉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家里本来就不富裕,父母二人都是下岗职工,靠在市场摆摊卖菜为生,每个月的收入只有1000多元。交给学校的10多万元的培训费和推荐费,大部分都是从亲戚处借来的。一家人都盼望着他能当上“空哥”,用工资偿还债务,但现在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所以,承受不了打击的父亲当时就过世了。

  父亲去世后,张国宾的精神几乎崩溃,整个人瘦了一圈。原本开朗活泼的他,现在每天把自己锁在小屋里,不说一句话。

  其实,全国已有120多名像张国宾这样的受骗学生到公安机关报案,涉案总金额达2200多万元……

  贴士提醒:

  凡国办航空学院从不做广告吆喝,而大喊大叫的正是那些挂名民校。他们玩的是“借鸡生蛋”的花招。主办者一般都是租用某某高职院校的牌子,或挂靠某某航空培训中心,却打上了某某高职“航空学院”、“民航直属”高校的头衔。其实所谓学院,也就是几个人在经营,主要是利用那些望子成龙的家长急于给孩子找一个好归宿的心理,来进行诈骗。

  骗术支点:

  1.花钱就能搞到“计划外指标”。招生骗子虚构关系和“故事”,自称手中有“内部名额”或“点招”名额,高价叫卖,只要学生交上一定费用,就能保证录取,可供选择的院校还很多。这些学校均“明码标价”,从3万到20万元不等。

  2.承诺“办不成退款”。招生骗子摸准了考生、家长的心理底线,专门为他们制作了定心丸——承诺“办不成退款”。为使家长相信,有人还专门印制了包含此条款内容的“协议书”,与考生或家长“郑重签约”。事实上,很多家长虽然花了不少钱也没办成事情,但他们因为再也联系不上骗子,最终只能吃个哑巴亏。就算有的家长知道骗子的去向,也很难讨回公道,因为他们之间从事的是一种上不了台面的交易。


版权所有:重庆自考网
在线咨询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日 :9:00-21:00
 联系方式
客服热线:023-81702801